2015—2018 有关中国医疗的十句实话

作者|冯唐

2018年

1.有质量、有服务的医疗在中国依然稀缺。即使愿意出钱,还是买不到。

2.有质量、有服务的医疗在地球某些地方的确存在。如果愿意出钱,可以买到。中国人购买这些服务的年增速在百分之二十以上,其中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是去治疗肿瘤。但是,这些地方不说中文,这些地方没有好吃的烤鸭、涮肉和辣火锅,这些地方没有至爱亲朋。

3.医疗服务还是社会资本投资的热点,已经出现数家管理医院床位数过万张的非公医疗集团。医疗服务还是刚需,医疗服务还是抗经济周期(经济越差,人们越有时间去看病),人口老龄化和慢性病的流行造成医疗服务领域还是存在大量没被满足的需求。

4.资管新规和管理医院的难度造成社会资本投资医疗服务的热度在逐渐降低。越来越多的相关方意识到,医疗服务不是一个很容易挣快钱的暴利行业。盖楼容易,申请牌照难;申请牌照容易,吸引医护人员难;吸引医护人员容易,吸引懂医疗、懂经营的管理核心难;吸引管理核心容易,吸引患者难;吸引患者容易,获得经营利润难;获得经营利润容易,股东获得投资回报难。

5.非公医院的定位越来越清晰:公立医院的有效补充。但是,公立医院强大的学科优势下,非公医院如何吸引医护人员、如何吸引患者?公立医院将长期主导医疗市场,但是公立医院的定位持续模糊:公立医院就应该是公益?公立医院如何激励医生群体?公立医院如何平衡医教研?

6.移动医疗和医疗AI依旧无法躲开几个核心问题:如何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谁为产品和服务付钱?付费方的动力何在?

7.实体医院已经越来越多地采用互联网技术,提高患者就医体验。非公医院快速应用互联网技术,有可能弯道超车,快速提升患者就医体验。

8.医生群体还是缺乏凭借差异化医疗技术从正规渠道获取合理收入的方式。社会舆论还是倾向于医生群体应该都是圣人和天使(尽管社会人自己并不想成为圣人和天使),倾向于医疗就不该盈利(尽管社会人自己都在市场经济中拼命盈利)。

9.走出公立医院体系的医生群体渐渐发现,他们离开知名三甲医院之后,缺乏足够好、足够多的执业地点,他们自身缺乏足够的服务意识、品牌力量和管理能力。

10.药品带量采购试点之后,可能是全面推广。药品全面带量采购之后,可能是高值耗材全面带量采购。如果全国严格执行,很可能全面降低医保负担。问题是,医生群体实际减少的收入如何弥补?如果不弥补,医生群体的动力从何处产生?反人性的措施很少能在大范围内长期执行。带量采购会再一次证明这一点吗?

2017年

1.“有质量、有服务”的医疗在中国依旧稀缺。“小病扛着,大病去三甲”依旧是中国患者主流就医习惯。“尽管协和医生多数不太会笑,尽管协和很挤,有了疑难杂症还是要去协和。”

2.中国患者差异化需求得不到基本满足,2017年有接近五十万的中高端患者去海外就诊。”既然去北京也是坐两三个小时飞机,去东京也是坐两三个小时飞机,去美西也就是十个小时飞机,如果不是急症,如果语言沟通问题相对解决了,如果费用能承受,我为什么不去一个更多笑容、更多耐心、更安详、更细致的就医环境呢?“

3.医改政策走向不明,在“强调公益性”还是“强调市场性”两边摇摆。”中国医改就是一群脑子不好的人在开特运会。未来医改方向就是改变逐利机制。“”问题是到底是市场派脑子不好还是公益派脑子不好使?大包大揽的医改能花最少的钱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多少财政对于基层医疗的投入打水漂了?”

4.医疗质量和医疗服务的核心还是医生,但是几乎看不到任何一个核心医改政策和医改模式是以提升医生满意度为首要目标的。“医改总是没看到如何让医生满意。医生不满意,怎么可能有患者的满意?”“费用总额控制住了,但是很多好医生流失到别处去了,能说这个医改模式成功了吗?““在分级诊疗力推一年之后,5亿人签约家庭医生。这个数据可能是真的,但它为什么成了全国人民的笑话?”

5.“用圣人的标准要求医生”的做法是道德绑架,医生也是人,也想过上体面的日子,“你把国旗比母亲?你妈才整天在天上飞!人成不了神,至少别指望每个人都成神。医生首先是人,最后也不会人人都成神。”

6.医生灰色收入依旧普遍、占比依旧很高。违反人性的体制、机制、政策,都被人类集体无意识的智慧化解掉了。“任何反人性的措施,都是长久不了的。”

7.医生集团的商业模式依旧在探索阶段。公立医院缺乏合作动力、私立医院缺乏诚信保证、医生本身缺乏商业素养和实操经验,这些都是阻碍医生集团快速发展的瓶颈。

8.不把医疗服务当成生意是缺乏基本常识,“患者满意、医保满意、药厂满意、医生也满意,你见过四家打麻将、四家都赢钱了情况吗?”

9.医疗服务的非市场化和医生灰色收入的普遍性已经严重影响了中国医药、医疗器械企业的创新环境和创新能力。

10.中国医疗不能以人为本的根本原因是官本位。

2016年

1.“有质量、有服务”的医疗在中国依旧稀缺。

2.尽管将几家北上广深的三甲医院股份制改制能够推进中国医改进程十年以上,但各地各级政府对于存量医疗资产的改革越来越保守。

3.尽管玻璃天花板依然存在,但政府正在切实推进真正意义的医生多点执业。在社会资本的辅助下,有团队、有病人群、不甘忍受公立体制束缚的名医,开始认真考虑并尝试在体制外行医。被“解放”的有创业精神和管理天赋的医生会是往后十年中国医疗改革的核心动力之一。

4.通过并购和重组,华润凤凰医疗集团等社会资本控股的医疗集团在规模上已经突破一万床,盈利模式已经初步清晰,如何实现规模效益、精益管理、管理输出、品牌建设是之后三五年的难点。

5.莆田系等二三十年前开始做医疗的团队努力正规化全面发展,在良好服务态度和品牌宣传的基础上加强学科建设。莆田系创业者的二代受过良好而正规的管理教育,开始走向领导岗位。莆田系2.0将会在之后五到十年全面出现。

6.从一开始就按欧美标准设计、建设、管理的社会办大型现代化医院逐步进入试运营期,个别医院的收入已经突破三亿元,成为社会办医的重要力量。个别按照欧美标准选址、装修、运营的诊所连锁也走过了最初的瓶颈期,尽管合适的医生资源依旧紧张,但其已经具备一定的扩张基础。

7.尽管保险和医疗是天生伙伴、由保险驱动的医院管控模式(凯撒模式)会是中国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管理经验严重不足和行业基因差异巨大,中国诸多保险集团在医疗服务行业的尝试还没有明显成效。房地产公司、制药公司、融资租赁公司等其他行业企业进入医疗的努力也面临诸多困难。

8.移动医疗依旧不能从根本上提供全面临床解决方案,医疗阿法狗有可能在之后三五年投入实用,部分解决低年资医生培训不足的问题。

9.尽管唐氏综合症筛查之后的杀手级应用还在探索中,但基因诊断领域会在之后三五年逐渐摆脱科学算命,形成明确的商业模式。

10.应届高中生及其家长应该认真考虑报考顶级医科大学。与2016年相比,2026年医生会是一个体面很多的职业。

2015年

1.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有质量、有服务”的医疗在中国不存在,即使是在北、上、广、深。

2.中国医疗目前问题的根源是医疗资源的行政化垄断。90%的床位、手术、高级医疗人才等由政府医院管控。政府行政化管控医院的诸多核心方面:准入、规划、事业编、评级、班子成员、科研经费、医保、定价等。

3.政府对于医院的行政化管控涉及多个政府部门。政策、法规很难统一,效率、效能很难提升。

4.政府对于医疗的投入(GDP5%)长期低于世界平均水平(GDP 10%)。

5.医疗至今还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行业,科技的进步没有在根本上减少它的复杂性。医疗涉及患者、医生、医院、药企、保险(5P,patient、physisian、provider、pharmaceutical company、payer),我们还无法简单地完成对于疾病的诊治。

6.医疗至今还是一个种树的行业,不是一个种草的行业。如果过分强调挣快钱,很容易走向歧途。

7.因为医疗的复杂性、长周期性,在医疗改革中只允许做增量、不允许做存量,医疗改革必然非常艰难。

8.医疗不是一个纯粹的生意。纯粹为了挣钱,特别是纯粹为了挣快钱,很容易走向歧途。

9.医疗毕竟还是一个十万亿级的生意。市场看不见的手尽管不完美,但是还是最好的资源配置方式。认为中国医疗可以由政府按纯公益的方式管理,不现实。

10. 期望人性可以无止境地被改造,不现实。医护人员也是人。任何改革,如果拿回家的实际收入长期明显少于改革前,改革很难成功。废除以药养医不难,难在废除之后,以什么养医?

首页时政